文化首頁 > 警界 > 文化
倔強地老去
2020-06-09 16:26 | 來源:河南省公安廳網站 | 作者:倔強地老去

  

跨入不惑,似乎首次觸探年華歲月類的話題。冥冥之中確實有過少許閃念,但總會被刻意地躲閃,算是一種選擇性回避吧。

難得有個假期,卻趕上了值班加巡邏的套餐。巡邏中,電臺里傳出了抖音爆火的那首《少年》——“我還是從前那個少年,沒有一絲絲改變”。突然間打了個冷戰,隨后是嘴角上揚的苦笑,讓自己也有些彷徨。

中途去洗手間時,向來懼怕面對自己的我,很是意外地在鏡子前駐足停留,似乎想認真端詳一下面前這位熟悉的陌生人。這還是印象中的自己嗎?發際線后移了些,鬢角發白了些,皺紋增多了些,原本并不體面的皮膚越發不堪直視,就連曾經引以為傲的犀利眼神也變得黯然無光。對比剛才的那句歌詞,簡直就是個痛徹心扉的冷笑話。不是少年,也不是青年,說是中年感覺都有點占便宜了,沒有一絲絲的不改變。接受現實吧,這才是最真實的自己!

四小時的巡邏,再無縫對接24小時的全天候值班,酸爽程度不言而喻。本想用昏睡的方式來為假期收尾時,球友們熱情洋溢的邀約電話讓我再次糾結。值班前已經打了兩場,通宵值班后再來一戰?真的是“充電五分鐘,待機兩小時”?真以為自己還是從前那個少年了?自己問了很多個為什么后,還是佯裝那個少年應戰了。

到了球場上,那就神奇褪去了熬夜的疲憊。中間有過膝蓋的疼痛,也有意識的模糊,更有體能的卡頓,但把一身的暮氣打散了,傳播出來的盡是歡笑。直到午間工作人員清場,奔跑的心才放緩下來。去洗手的路途上,迎面吹來暖暖春風,看著周邊同樣打完球準備回家的少年們,自己還真的有了同齡人的錯覺。隨著一捧清水的洗禮,雙手也感應到了面部的粗糙,剛才的幻境也跟《夏洛特煩惱》一樣結束了。

晃晃悠悠的回家后,更加印證了歲月的無情。上樓時腳發不上力,開始借助樓梯扶手了;坐在沙發上,竟然連脫鞋的力氣都沒有了;原本只是頭暈目眩,現在配上渾身酸疼,也算是圓滿了......

昏睡過后,趁著意識少許清醒,開始回想這幾天的點滴。確實老了,經不起勞累;有過抗爭,也從茫??嗪V刑猿雋絲燉趾突緞?;想過不服,但終究完敗于歲月的無情。無情總被倔強擾,無論勝負輸贏,也是一種“曾經滄海難為水”的心態吧!

老去不可怕,倔強還得有。

(作者單位:焦作市公安局)

股票配资平台 一直牛
{ganrao}